返回

2014/5/27

宜居城市与城市文化建设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过: “人们为了生活,聚集于城市;为了生活得更好,留居于城市。”

  城市,按照最一般的理解,就是以非农业产业和非农业人口聚集形成的人口较稠密的地区,是人类群居生活的高级形式。城市是伴随人类文明与进步而发展的,是人类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从本质上看,城市是人类的交易中心和聚集中心。目前,世界性的城市化迅速发展,而各种“城市病”也同时出现。如何看待并解决这些问题,如何建设人类美好的家园,是城市建设中一个迫在眉睫的重要问题。尽管“宜居城市”应运而生,但人们对“宜居”的理解却并不一致。本文认为,宜居城市的建设,不仅是宜居的物质环境建设,更是人们精神家园的建设,而城市文化建设是精神家园建设的核心和保障。

一、城市文化与宜居城市

  城市的发展既是一个长期的物质环境建设过程,也是一个长期的文化积淀过程,城市中各种文化要素通过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的载体代代延续下去,形成“城市文化”。美国著名城市学者刘易斯• 芒福德提出的“城市是文化的容器”的观点,非常形象地表达了城市与文化的关系。有人把缺乏文化的城市称为“文化沙漠城市”,这是很有道理的:城市是以“城市文化”为灵魂的特殊容器,一个没有自己特色城市文化的城市是无根的城市。一个城市,在为人们提供了丰裕、舒适、方便的物质生活环境的同时,更应该是人类的精神归宿和灵魂家园。“城市是人类自己追求的结果,它应该是人类存在的一个‘家’,一个好城市能够成为人类‘灵魂的家园’。” “城市文化”的内容虽可分为物质的、制度的、精神的等几种类型,但其作为一种综合的文化现象,很难界线鲜明地去区分。各个类型的文化内容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丰富的城市文化内容。
  城市中各种空间环境要素是城市文化最直接和最集中的表现者,城市文化以此为主要载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并左右着城市的品质。近些年,人们对高品质城市的追求越来越迫切,出现了建设山水城市、生态城市、文化城市、绿色城市、健康城市、家园城市等多种呼声。其中家园城市最具代表性,这是因为家园城市不仅能涵容山水城市、生态城市、绿色城市、健康城市等城市类型的物质性特点,而且张扬了以文化为基础把城市打造成人们精神家园的理想追求。家园城市是一个充满亲情、友情和人情的温馨家园。
  家园城市必须具有优裕的城市人文环境,尤其是充足的公共活动空间。家园城市必须处处体现对不同人群的人性化关怀。其次,有特色的城市才是美的城市。抵御克隆和复制,体现城市自己的文化特色和本土特色,是城市审美意象形成的重要一环。另外,城市的艺术和色彩更直观地表现了城市的审美特性。城市是各类艺术的聚集地,各种空间形式、线条、园林园艺、绘画、雕塑、城市空间装饰乃至整个城市的节奏感等,让城市本身成为一个巨大的艺术品。城市色彩体现在各种城市空间具有节奏感的协调搭配上,和谐的城市色彩就像一幅优美的画卷,形成城市的整体形象美。
  家园城市理所当然地是宜居城市。宜居城市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是人们在反思和探索城市发展的过程中所提出的一种城市理想和追求,也是目前我国城市建设的主要目标之一。2007年,我国建设部出台了《宜居城市科学评价标准》,提出了社会文明度、经济富裕度、环境优美度、资源承载度、生活便宜度、公共安全度共六条评价标准。可以看出,这六条标准已经涵盖了家园城市的主要内容,特别是物质方面的内容,但对城市文化的强调还显不够。宜居城市的建设,不仅是宜居的物质环境建设,更是人们精神家园的建设,而城市文化建设则是精神家园建设的核心和保障。

二、城市文化建设的基础———留住城市记忆

  宜居城市建设不可缺少城市文化建设,而城市文化建设首先是要留住城市记忆,留住了城市记忆就是留住了城市历史,这是城市文化建设的基础。
  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每个时代在城市中都留下了各自的记忆。城市记忆以古代遗址、历史街区、民间艺术、市井生活、传统建筑、民风民俗等有形或无形的方式存在着。人们可以通过它们来直接读取城市的“历史年轮”。各种城市遗存在城市发展中,因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与城市文化和城市生活建立起密切的联系,很多成为城市的文化标志。有效保留、保护和延续城市记忆是当前我国城市文化建设中的首要任务。
  首先,城市记忆是城市的灵魂和象征。它不仅代表了城市的过去,更孕育着城市的未来。对城市记忆的价值,专家学者都给予了极高的肯定。意大利建筑师阿尔多•罗西毕生探讨建筑与人类集体记忆之间的联系,他说: “记忆是城市的灵魂。”
  其次,城市历史性元素是城市特色的重要体现。中国有俗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样也可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城市”。每个城市都有在本地域自然环境基础上形成的具有地域色彩的文化记忆。这些文化记忆就是几千或几百年来所形成的独特的历史传承、人文景观、民风民俗、本土特产等,它们集中表现着城市的特殊内涵和风貌。这些历史记忆作为城市的文化符号具有稳定性、地域性、稀缺性和传承性等特点,是稳定的异于其他区域的特色资源,是形成城市差异性、特色性的重要构成元素,它们作为地域性和本土性的资源,是城市发展的强大文化资本。我国的城市曾经很丰富多彩,各有风情。特别是一些历史性城市的原有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使地域文化特色面临灾难性破坏”。再次,历史文化遗存是城市创意和创新的基础。对城市记忆并不是要无条件的保护和继承,而是要实现过去和现在的有机结合。

三、城市文化建设的主要任务———塑造城市特色

  城市文化建设要以留住城市记忆为基础,以塑造城市特色为主要任务,因为城市特色主要表现在文化上。当前,我国城市特色危机,从根本上来说,是文化的缺失,其中城市传统特色的丧失或弱化最为严重。“每个城市,无论是历史悠久的,还是新兴城市,都有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风土人情。它们在城市景观的构成上,通过不同的自然、气候、地形和城市形态构成了自己的面貌。这个面貌和人一样,是不能雷同的。因此,当我们发现这种雷同竟然在所有的城市中出现时,应该认为是一个反常的现象,是一种文化__上的偏差在城市建设中的回声,即任何城市空间艺术的问题,其本质都是文化问题。”所以,改变城市建设和发展困境,重塑城市特色,必须要“唤起文化”,“唤起城市作为文化子系统在城市空间上所表现出来的文化特质”。城市特色的塑造必须以城市的历史底蕴为根基,在此基础上进行城市文化的创新。我国的多数城市已有一定的基础,在进一步的城市发展中,唤起文化、保护和继承城市的传统特色是至关重要的。城市传统特色主要体现在城市的各种物质要素上,它们既是城市的历史记忆,又是城市的公共形象记忆,更是城市的名片。
  保护和尊重城市历史传承是当前进行城市文化建设、塑造城市特色最为迫切的任务。重塑城市传统文化特色,并不是要一味地怀旧、复古,而是既要融古又要纳新。一方面要保留保护和挖掘现存的城市历史物质文化遗产,另一方面也要创造适应现代社会的城市文化生活的新城市空间,创建新时代的城市特色。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历史与现代的创新结合是塑造城市特色的关键。
  目前,随着城市化的扩大和深入,我国还有大量的新城市崛起。在新城市的建设中,也要时刻注重城市特色文化的建设,应确立塑造特色宜居城市的建设目标,立足自身的自然环境条件和地域优势,抵御盲目抄袭和仿制其他城市的歪风,以现代科学技术和经济实力为支撑,实现新时代城市文化的创新和发展。无论是新城市还是老城市,城市特色的塑造还应回归城市与自然环境相和谐的关系。
  城市化的迅速发展催生了人们对宜居城市的追求,而宜居城市的建设必须以城市文化的建设为前提和核心,这是从曲折的城市建设实践中得出的。近十几年来,全国各地在追求城市化高速发展的同时,大多忽略了文化和精神层面的建设,造成“城市病”丛生、城市的精神宜居性越来越差的状况。现代城市建设由于一味追求城市的物质功能、经济效益和“现代风貌”,而忽视了城市的文化关怀和精神体贴,所以,大量珍贵的城市遗产被无情地拆除、破坏或遗忘,城市文化的时代创新性也被淹没在城市间的“克隆”风之中。破坏性和片面性的建设使城市失去了城市记忆,割断了城市文脉,失去了城市特色。“只有从‘文化意义’的探索中,才有可能真正认识城市的历史地位、文化特征、城市的风貌特色”。
  因此,宜居城市的建设,不仅要有物质上的丰富和便利,更要有文化上的充分保障;不仅是身体的宜居,更是精神的宜居。这样的宜居城市建设,不能仅依靠技术发明、经济增长和管理制度的改革与创新来解决,而必须把城市文化的建设提升到重要地位,使城市文化成为建设宜居城市的根本保障和动力。

  • 0